专业诚信,竭诚为您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离婚继承

山东一女子被丈夫、公公、婆婆虐待打死!

来源:济南离婚律师 时间:2020-11-18

分享到:0

                   因无法怀孕,山东一女子被丈夫、公公、婆婆虐待打死!
自2018年7月份以来,山东德州一女子方某洋因为不能怀孕,被丈夫张某、公公张某林、婆婆刘某英多次以饿肚子、用木棍抽打、冬天在屋外罚站等方式虐待,且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殴打方某洋,致使死亡。
2020年1月22日,禹城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人民币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张某林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刘某英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被告人张某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判决下达后,方某洋家属认为量刑明显畸轻,三被告人均构成虐待罪,但是原一审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同时构成故意伤害罪,二人应当数罪并罚。其家属向德州中院上诉后,德州中院裁定发回禹城法院重新审判。
方某洋家属的代理律师张金武认为,三被告人虐待行为持续时间长、手段残忍、性质恶劣,在周边村镇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并且三被告人没有任何悔罪表现,应依法严惩。
11月16日,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妹妹方某洋出嫁时160多斤,被殴打致死时,只有60多斤。“至今,对方也没有道歉。”
死亡过程
方某洋于2019 年1月31日18时左右死亡。
一审判决书显示,三名被告人均未主动报警。公诉机关指控,因被害人方某洋身体及与方某洋娘家人矛盾纠纷原因,自2018年7月份以来,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多次对方某洋实施饿肚子、用木棍抽打方某洋身体、冬天在外罚站等虐待行为,且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殴打方某洋,致使方某洋死亡.经签定,被吿人方某洋符合在营养不良基础上,受到多次饨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而积软组织挫伤死亡。
方某洋死亡的当天,其婆婆刘某英和公公张某林供述对方洋洋进行过殴打、罚站。
据方某洋婆婆刘某英供述,2019年1月31日 早晨其对象张某林让方某洋去刷锅,她顶嘴,其对象张某林又打方洋洋,其只听见动静,没见怎么打的。同日上午10点左右, 其让方某洋去洗衣服,她不愿意去,其就拿起棍子打了方某洋的头部、肩膀和腿部。
下午方某洋一直在她的屋里睡觉,直到下午4点多钟,方某洋喊其说她身上冷,其就给她下了一些“(一种面食)” 吃。第一碗是她自己吃的,第二碗是其喂的。吃完以后,方某洋就又躺下睡觉了。晚上6点左右,其发现方某洋鼻子不透气,呼吸声音异常,其让张丙过去看,并让张丙打了 “120”。大约40 多分钟后,“120”急救人员赶到,此时方某洋已经没有气息了。
方某洋公公张某林供述称,2019年1月31日,早上8点半左右,刘兰英让方某洋刷锅,她不干,其对象就拿着50公分长、3公分左右宽的一根木棍抽了方某洋。其听到声音后,其用两只手抓住方某洋的肩膀往前拽她,方某洋倒地的时候其听到她头部、膝盖和手磕到地面的声音了。
方某洋倒地后,院里的南墙放着一些柴火,其拿起一根50公分长、3公分左右宽的木棍朝着方某洋腿部、臀部打了三、四下,打完她后,其和其对象让方某洋在院里站着,其就回屋里了。方某洋大概在院里站了半小时,就自己进屋了。到了10点半左右,其让方某洋宰鱼,她不干,其就让她站在院里,后其拿起一根50 公分长、3公分左右宽的木棍,抽了方某洋的后背、臀部和腿部,一共抽了4下。
到了 11点半左右,其一家人准备吃饭,没叫方某洋过来吃,其记得给方某洋送过去两个馒头,她吃没吃其不知道。到了下午3点半左右,其修家里的插座,其让方某洋给拿个东西过来,她不给拿,其过去拿着手里的剪子,把方某洋的头发便剪了。
到了下午4点半左右,其在屋里听到其对象喊方某洋去洗衣服,她坐着不动,其一着急拿着一根50公分长、3公分左右宽的木棍,朝她的背部、臀部和腿部各抽了一下。当天晚上6 点半左右,其对象对其说:“方某洋快不行了,赶紧回家。”其从其父亲家回来后,发现方某洋没有脉搏了,其儿子张某赶紧打了 “120”,医护人员赶到后说人已经不行了,然后就走了。
“打、冻、饿、禁闭”
据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称,方某洋的父亲已经去世,其母亲有精神病,方某洋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孩子身体健康,只是有些反应迟钝,以前知道她在婆家过得不好,但是不知道她被虐待、被打。”
据三名被告供述,因为方某洋曾流产,并且一直未能怀孕,使其全家人都很气愤。
刘某英供述,2016年农历的11月18日方某洋与张某结婚,开始都不知道方某洋精神状态不好,再后发现她行为异常,才通过了解获知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再后他们发现方某洋无法怀孕,通过就医检查和打听方庄村知道是因为她之前和她村的男人流过产。
为了娶方某洋,其夫妻花光了所有积蓄,结婚后其全家人都很渴望拥有一个孩子,因此,流产不能怀孕这个事让其全家人都很气愤,当时只是口头数落她。直到2018年7月,张某去平原县医院看望方某洋生病的父亲时被打,其气愤不过就开始让方某洋在家里少吃饭,多数时候一天就吃两顿饭,吃三顿饭的时候很少。方某洋犯病不听话的时候,其就会用手打她的脸,甚至用打她的头、肩膀和腿部,有时候还会掐她的脸和腮帮。尤其是最近两个月,其打方某洋的次数比较多,且下手的时候通常很生气,不知手上轻重。其打过方某洋太多次,具体次数记不清了。
方某洋脸上黑了,是其打的,脸上有抓伤,是其用手掐的. 冬天天气变冷了,其还让方某洋站在院子里罚站,她在外面罚站时,有时穿单鞋,有时穿半棉的鞋,隔三差五的罚一次,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方某洋脚上的伤就是这样冻伤的。
除了其打方某洋以外,其对象张吉林和儿子张丙也打过她。自2018年秋天开始,张吉林在家里打方某洋次数最多,张某林喜欢喝酒,因为娶方某洋欠了很多外债,喝完酒后,张某林喜欢发泄,就经常打方某洋,每次下手都不轻。方某洋身上的伤, 大部分是张某林打的,也有其和妻子张某打的。方某洋出事那天, 张某林也喝了不少酒,当天上午、下午都动手打过方某洋,且拿剪子剪掉了方某洋很多头发,他是用院里棍子打的方某洋,其还 听见张某林拿方某洋的头撞墙的声音。不让方某洋吃饭也是张吉林提出来的。
方某洋腿部的伤是其和其对象还有其子张某打的,一般都是用棍子(大约3公分左右宽,1公分左右厚,半米多长的小板子)。
方某洋丈夫张某供述称,因为方某洋不会做饭,还不少吃。他们就凶她,后方某洋不敢和他们一块吃饭了,再后来到饭点干脆不叫方某洋吃饭了,她一天吃一顿或者两顿,让方某洋节食开始是其提出的,后来方某洋慢慢也习惯了,其父母有没有让她少吃其不知道。其和其父母要是都出门就把大门锁上,把方某洋自己留在家里不让她随便出去。
构成坦白,从轻处罚?
禹城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经常对共同生活的被害人方某洋以打、冻、饿、禁闭等手段予以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摧残,并致使被害人方某洋在营养不良的基础上受到多次 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软组织挫伤死亡,情节恶劣,各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虐待罪,应予刑事处罚;各被告人的因犯罪行为所给原告人造成的物质损失,应当予以赔偿。
鉴于,各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现, 决定从轻处罚;各被告人亲属自愿预交赔偿金人民币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经调查,被告人张某犯罪情节较轻,具有悔罪表现, 无再犯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决定 适用缓刑。
被告人张某林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刘某英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年二个月。被告人张某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37562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合计42562 元。
程序违法,发回重审
方某洋家属的代理律师张金武在接手案件后,认为原审程序违法。张金武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一审法院未能允许被害人的母亲杨某的法定代理人参加庭审,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权利。
张金武还称,一审法院并未公开审理此案。“不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秘密,依法应当公开审理,申请人及辩护人方某洋的亲属也强烈要求公开审理。”
张金武认为,被告人的罪名应当是故意伤害罪和虐待(致死)罪两罪。方某洋死亡的根本原因是被告人多次使用钝器击打的故意伤害行为,营养不良仅仅是方某洋死亡的基础。 在本案中,三被告人对方某洋实施了经常性的虐待行为,但是最后一次钝器击打方某洋的行为在客观上已经对方某洋造成了伤害后果,且行为人在主观上明知,该行为已经成立故意伤害罪。并且将最后一次的伤害行为分离出来后,将其他的虐待行为进行独立评价,也同样能够满足虐待罪的成立要件,成立虐待罪。因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对被告人进行数罪并罚。
在张金武的帮助下,方某洋家属向德州中院提起上诉。德州中院认为,本案未涉及国家秘密或个人隐私,三原审被告人均系成年人,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原审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且未依法保障上诉人的法定诉讼权利,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
裁决书显示,德州中院撤销了山东省禹城人民法院(2019)鲁1482刑初16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山东省禹城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此案将于11月19日上午在禹城法院重审。
 

联系律师CONTACT INFORMATION

  • 江丽
  • 手机:13658619673
  • 电话:
  • 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Email:1507589189@qq.com
  • 地址:济南市化纤厂路7号蓝调国际1号楼商业房106号